在1976年(16歲時)暮春我開始走入死蔭的幽谷裡,家人同情我,未對我落井下石;稍後雖考上名校新竹中學,但我並沒感受到身為竹中生的喜悅與優越感,竹中的班導、心理輔導室老師和同學們不了解我的內心,亦不知我實際所遭受到的困境,有些人並認為我不合群。有時我逃避現實地窩在校內圖書館之地下室,獨自品閱那老舊古版的開架藏書(例如看福爾摩斯偵探小說),這是我內心唯一得到局部安寧的時刻。

       高一與高二,每夜只睡三個半小時,白天亦惶惶難以入眠...數羊與運動及服用安腦丸,一點效果也沒有。我的內心在淌血,「老天啊!你為何對我如此殘忍?」我曾經想在上下學途中騎著腳踏車去自殺式地撞汽車,以結束這一切...但是我牢記了媽媽講過的一件往事 -- 十六年前媽因當時三歲的二姐以白喉惡疾猝死而差點哭瞎眼睛,幸遇一唐山來之漢醫治好。-- 這樣我還敢自私地亂來嗎?!彼時即抱著活一天算一天之苟延殘喘心態渡日子,所以說在我內心我是死過來的人。

       自聯考前之1976年4月至1979年8月我開算命館的前一天止,我因躭心將競考之竹中其傳統非常注重音樂、美術...等藝能科之成績,動不動就要「當」人,愈想愈怕,遂導致長期日與繼夜地焦慮、失眠與自閉,1000多天了無寧日...三十年後的今日,有人說 : 「那段煎熬日子是老天在改造你的頭腦。」我心裡想 : 「或許是這樣吧!」稚子何堪,受此煉獄般之酷刑?假如我建立的【磨煉說】能留芳後世,那麼我是在翩翩青少年時期即已付出心靈嚴重受創之慘痛代價的!

       16歲(高一上)初讀《論語.學而篇》,被孔子言論所感動,慨然立下廓清天下之大志。17歲秋為揭開自己在前一年所遇發自內心之枷鎖之謎而開始發憤研究紫微與子平命理。18歲閱《莊子.大宗師篇》,下決心要解開「『大塊』從哪裡來?」之宇宙本體論大問題之答案。19歲孟春向家人宣稱自己「今年將發達。」夏末靈感一來開始設硯替人論命,開幕當天,長期之失眠...等心理疾病竟不藥而癒。20歲冬應機緣拜求一貫大道。21歲初春與大學名教授衛聚賢、黃大受、趙雅博和張其昀...等同登《天然雜誌》作者陣營。22歲春杪被一貫道道長李學忠夫妻等逐出新竹聖道宮總壇...自此臥薪嘗膽、淬礪奮發,在24歲孟秋以一己之力創立【磨煉說】宇宙本體學鉅論。25歲春將【磨煉說】發表於新書《一貫道大綱》中。49歲秋初(即今年9月)從《勝鬘經》裡找出釋迦牟尼佛自稱所難了知且經2500餘年來所有佛教修士(含釋迦佛)所未了知之根本問題--「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並以【磨煉說】徹底予合理解答之(見本部落格之●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一文);再次宣告【磨煉說】已超越古今中外五教萬教之所有本體思想(佛學固為其首)之精義也。                                           

img391.jpg 

遠眺座落在十八尖山腳之竹中圖書館

img393.jpg 

圖書館正門

img394.jpg 

筆者在舊書堆中自我放逐並尋幽獵勝之圖書館地下室門口

                       郭無妄 寫於藍月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5668 的頭像
h5668

一貫道佳音中心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