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友衛君重善,新竹關西人,自幼熱心道學,曾求吾道之旁門--十八組金線師母道,後觀正脈之《天然雜誌》(1980-1981年發行)與《一貫道大綱》(1985年出版),知〈求道表文〉內所載師尊、師母名諱之差異,後經十數載之深入探討,判明前所求實非真一貫道,乃毅然拋下在舊道門中所擁有之一切權位與虛名,歸正於正脈大道,現任點傳師之職,其向道之豪情實令余深深感佩也。

       衛兄言之前曾任師母線弘道文宣之專職,得筆者編述之《一貫道大綱》,為其內容之淵深、嚴整所吸引,曾勤讀全書5次之多,云從中獲益良深。余聞之,內心頗感溫馨與振奮--所謂「功不唐捐」是也。

       昨日傍晚衛兄攜一曾修師母之竹中學長到訪,作一夕之談,余贈衛拙著本網誌發表之〈天然師尊預告將重返人間〉、〈慧律法師看《一貫道大綱》與《一貫道佳音》〉、〈今天聖嚴法師終於來托夢求渡〉、〈收掉準天才以懲失職之母, 上帝施天譴決不手軟!?〉、〈《推背圖》預言新竹之星命師將出現在歷史舞台?與〈《諸世紀》中諾司特拉德馬斯預言大救世主KUO CHENG CHUNG之出現?〉...等諸文,其對各篇所言頗感新鮮與好奇,言將好好拜讀。

       後自衛兄口中得知,前十八組金線師母道之老前輩何O浩(好)與黃O然者,因於我弓長祖.天然師尊歸空之後參與竄改〈求道表文〉中之師尊名諱--將師尊之名改成孫師母之名號--一事並使用偽「頂恩」之師母表文傳道,欺師滅祖,誤導巨量後學,生前雖因假道無真考驗,歲月無波安享尊榮,最後前者於草屯臨終前全身卻多處遭手術刀挖之苦,令人吃驚;後者在基隆去世時雙眼竟眼睜睜無法閉合,似遭橫刑或凶終者。今晨3時半筆者召請彼2老之靈至寒舍,詢其逝後靈歸何處?其皆言在地獄中受苦刑,且感深切後悔也!天啊!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郭無妄 寫於藍月齋

    全站熱搜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