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美國紐約的【天道道訊】執事黃強君在其用E-mail散播對正脈一貫道前領導人吳公信學作負面評論之著作〈無償光明覓財燈〉(2011.7.28.撰)及〈抑惡揚善V.隱惡揚善〉(同年11.11.撰)兩篇文章中犯了以下之嚴重錯誤 :

 

1 黃強所提到之自稱『慈光真君』於陰曆1976.01.16.揮出之〈吳公信學百日結緣鸞訓〉其真實性令人懷疑,因吳公逝後乃受封『一陽帝君』之果位而非慈光真君也。

 

吳公信學逝後約半年即6個月後其長子方show交代道脈領導事宜之吳公遺書而遭眾同道質疑,引發風波,如此怎麼可能早在吳公才歸空4個月又12天時吳公即揮鸞自責其『寫遺囑交代道脈領導』一事之過錯呢

 

3 黃強所舉白陽佛堂之鸞訓原只是言有姓吳者逝後其靈被壓陰山下,是黃強將其注解為該姓吳者即吳信學,而非鸞訓講明係吳公信學被壓陰山下也。筆者在此公開建議黃強刪除此一不當注解,如此可令其避免犯下嚴重口業也!

 

     又,黃強文中引述仙佛之語所據之《天佛院遊記》一書業經筆者撰文條列諸有力理由判其為偽書,其係台北縣樹林鎮天喚佛堂朱陳煥與童福金2人假冒仙佛之名義編寫者,而黃強竟然不知其為假。(參照拙著〈揪出假冒仙佛之偽聖訓 : 2《天佛院遊記》〉一文即知。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0498001)於此,可推知黃強對於偽造之仙佛鸞訓尚不具質疑與辨識能力也!

 

     黃強君之向道熱忱令人感佩,但希望他能更加客觀地探討一些重要之道脈事宜,方不致迷失正確之方向而錯誤傳布嚴重失當之訊息才好。

 

                                          郭無妄   寫於 藍月齋

 

*後記 : 黃強君於2012.01.01.函示筆者言吳公信學逝後降鸞自稱慈光真君在先,稱為一陽帝君在後。而黃君對筆者所提本文之第2、3點質疑及筆者判《天佛院遊記》一書為假造者皆未提出反駁。筆者認為只要黃君或天道三佛院一方之道親等對上述第2點質疑無法提出合理解釋,則該吳公信學百日結緣鸞訓之真實度即屬可疑者。

 

*又,同日有網友QWE9003788321來函云關於本文之第2點質疑可用『先言後應』4字來解釋。但筆者要說的是一般先言後應』之仙佛聖訓係見於預言未來之事情,而絕非如該所謂之吳公百日結緣訓中之對尚未浮出檯面、尚未造成紛爭之自認係錯誤之舉先作自我檢討、懺悔且又先交代補救之道也!故知此一『先言後應』4字之解釋並不適用於該可疑之百日結緣訓也。哈

 

*01.02.筆者查閱到一本由李紅霞道親整理付梓之《桃竹苗 四季大典 第二冊》仙佛聖訓專輯,其中刊登了民國64年冬季大典(陰曆11.15.即陽曆1975.12.17.在該吳公百日結緣訓揮鸞之前)中於新竹天仁佛壇揮鸞之署名『一陽帝君 韻齋』之一篇聖訓,可證黃強所言之吳公信學逝後揮鸞是先自稱慈光真君,後來才出現自稱一陽帝君之訓文者,並非正確也!

 

*01.03.黃強君函覆筆者言上述之冬季大典時間,吳公歸空未滿百日,如何會自稱『一陽帝君』而登壇揮鸞?

 

*同日,筆者答之:「百日修煉,係針對一般道親而言;對修持良好、一生氣節凜然之吳公信學而言,則在歸空後不需滿百日即可完成修煉,如何不可登壇揮鸞降訓呢?」

 

*又,黃強舉孫公錫堃當年去世之事詬病吳公信學之修道氣節函駁筆者。

 

*筆者答言當年孫公去世之實際情況筆者並不清楚,且黃強非當時之局內人,亦不能僅憑數十年後之聽聞,即遽下有損吳公信學人格之論斷,除非能請到孫、吳二公到堂對質,或能舉出客觀之力證方能把真相與是非推斷清楚黃所舉提供他當年事實經過而痛貶吳公信學修道氣節的張德福前輩26年前筆者即與他有過面對面一席談,此一張前輩之素養如何我心裡有數,黃強若能在他那裡聽到什麼客觀真相,那也真是令我深深地懷疑!!!( 附記 :A 1 張前輩德福曾致函筆者言無妄所著《一貫道大綱》一書用『一貫道大綱』為書名乃稍欠思考,是所遺憾者。又言當時無妄係新進道親,似未能代表一貫道之身分與地位。...以『一貫道大綱』具名,豈非有損天道之形象?筆者覆其函言以『一貫道大綱』作書名出書,並無要領導一貫道,或作一貫道總代表人之意思在也;不過是要做一概論式學術性著述來介紹一貫道而已,何遺憾之有?大概新進之無名小子出一本像樣之弘法書,足以讓有心要當本教總領導人之野心家氣折,故遭嫉恨也。2 張前輩又言其與吳信學、鄭德祥、蘇秀蘭等大德來台開荒至今,尚不知新竹有一貫道之正宗在,實是孤陋寡聞。...言筆者用心固佳,尚希自抑也...。筆者答之新竹之正宗一貫道道脈,乃由吳公信學前人一脈傳來,本地道親且曾辦了一家《天然雜誌》在戮力弘道,而張前輩竟然自稱不知此地有一貫道之正宗在,可見張前輩素來對本教道務漠不關心,故對道中消息不甚靈通也。又答其言筆者雖身為新進道親,然認為對於一貫道弘法有利之事無不可進行,其所謂『尚希自抑』一句,恕難聽從也。並勸其勿以風涼話嘲諷熱心衛道之後學,而作教中之罪人,且希望張前賢自愛自重,以保晚節云。 B 又,住新竹縣關西鎮的衛重善點傳師曾到一貫道佳音中心激動地向筆者透露張德福前輩曾經是師尊時代之老天才,而張居然在民國82年間於范立煜前輩之監證下台幣84萬元出賣所撰天然師尊一生之傳記--書名叫《先師張公天然與其道盤》--手稿版權給那欺師叛道之師母金線18組首腦張X成「前人」,而張「前人」將揭發師母十八金線眾「前人」當年改表換文.欺師叛道之惡行內容之該手稿銷毀以自保,此點令衛君頗不以為然。)

 

*黃強言吳公信學生前犯了另立門派之過。筆者認為吳公所傳自其在世到歸空後36年餘之今天為止,其本人及其所傳法脈向來未曾更改表文中師尊之姓名,一直是正宗之一貫大道脈絡,黃某如何硬要誣指其『另立門派』呢?

 

*黃強言有一篇師尊聖訓曾講『吳門弟子闡道源』,此句即有詬病吳前人分門別派之意。筆者謂黃某該句師訓並無明顯貶責吳門或吳前人信學之意,尚請其勿濫解訓意也!

 

*黃強言當年孫公錫堃歸空時,吳公信學未參予追悼且未協助喪葬事宜,故其犯了「大是與大非」中之『大非』,無修道氣節可言。筆者淺答之:「孫公錫堃與吳公信學在道中血脈屬於師兄弟間之平輩關係,並非師尊與徒弟兩代之間尊卑分明之直系關係,當年孫公錫堃歸空,吳公假使無參與追悼或協助喪葬事宜,那是他倆之間之相處可能出了些狀況,閣下亦不得據此而判定吳公犯了『大是與大非』中之『大非』也!。假若吳公氣節真的有大問題或其犯了『大非』之過錯,那麼在其歸空後   上帝怎麼會封他為崇高之帝君(或真君)果位呢?

 

*黃強01.11.看了上函以後,在無正理可辯、羞愧之餘許多髒話及低賤字眼、詞句狠批筆者、醜化筆者以掩飾其無力招架之窘態。筆者最後答之 :

黃強君:看閣下來函所用之『非常莊嚴文句,在下不擬再和你談下去了!哈哈

                             無妄 2012.01.12.」

 

 

*以下請看清黃強之嘴臉──

 

A  黃強之來函照登 1

 

 img337.jpg  

 

img338.jpg  

img339.jpg  

 

B  黃強之來函照登 2

 

img341.jpg  

 

 * 有居住美國紐約之道親梁君Andrea Liang在收到黃強所發將其與筆者之書信對話整理成專集公開散發之E-mail 後,在1.20.函於我言 :「看到黃兄所寫的東西, 雖然不敢認同, 但因知他的為人,卻也未感驚訝。 反倒是非常敬佩郭兄的才情與品德。...若是您有機會, 衷心的歡迎您來紐約普照。我們這裡的道親非常熱情好客...」

 

      筆者回覆言 :  「收到貴函,甚感欣慰。有關黃強之事,公道自在人心。...有機緣的話,在下當然很想到紐約和諸道親見面、談道。大家可先用E-mail或到敝網誌留言板留言,交換心得並增進道業也。」

 

* 居住吉隆坡之曾炎昌師弟在看了黃強發給他上述相同之E-mail後則在1.20.函告我 :看了您跟黃強兄的對話,後學也很佩服您個人的才智和品德,而且從中也學習到一些有用的學問。妙哉妙哉,原來   上天特意安排這場論戰的目的是要讓更多的道親認識這位再來的天然子啊!

 

 
※  郭子占曰 :
 
 
           正脈佛院出考訓,
 
           吳公信學未上壇
 
           此二鸞文啟疑竇
 
    非理天神降言!
 
    盡依鄧公內心意
 
    百日週年出兩篇
 
    一為帝君一真君,
 
           母前排名誰居前?! 
 
    (考訓,考驗諸信眾智慧之訓文也)
 
       以上乃筆者在2012年春時於藍月齋針對天道三佛院所印行《民國六十五年歲次丙辰正月十六日故  吳公前人結緣訓》(即「吳公信學前人歸空百日結緣訓」)與《民國六十五年歲次丙辰九月初二日  吳公前人逝世週年結緣訓》(即「吳公信學前人歸空週年結緣訓」)二書登載之可疑內容以感應方式請示本教神祇一陽帝君吳公信學之後,吳公信學言該二鸞文非其所寫,有感而占。
 
       
 

    全站熱搜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