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聖嚴言一貫道係繼承白蓮教等祕密結社的餘緒。此為錯誤之說。聖嚴應是沿襲a.釋大凡所著《回頭是岸》(民國 24年出版,瑞成書局刊行)b.釋宏妙著《天道真傳》(民國 63年出版,佛教出版社發行)二書中誣指一貫道所傳實為白蓮邪教之偽說。因該二書於文中並無提出「一貫道是白蓮邪教」一事之任何證據、事實或證人之證詞,實是如潑婦罵街一般欠缺水平,違反出家人「不妄語」之清規也。賢如聖嚴之流亦應在下筆時提出應提之事實、證據或證人之關鍵證詞,方可對別的宗教指陳負面之事,而非對他人以訛傳訛,任意扣人以不潔之帽。否則豈非犯了「妄言」、「惡口」等邪行之嫌?此係聖嚴在虛空之靈所應深切檢討者。一貫道在求道儀式中,引、保師在向理天讀誦之〈當願文〉中言:「弟子OOO虔心跪在 明明上帝蓮下,今天願引願保OOO拜求孔孟聖道、性理真傳,如若引入保入左道旁門、邪教白蓮,誆哄人之錢財者,願受天譴雷誅。」(見本人所著《一貫道大綱》一書之第二章,民國 74年郭正忠出版 ) 由以上內容可知一貫道並非白蓮邪教之餘緒,否則其引、保師豈敢以「天譴雷誅」四字自我賭呪呢?

 B  聖嚴言一貫道亟力詆譭佛教的出家僧尼。此點亦非事實。其文中並無提出有關之事證或證人之關鍵證詞也。我一貫道仙佛之聖訓與道中弘法書刊並無見有教信徒詆譭佛教之出家僧尼者。可見聖嚴於此亦犯有「妄言」邪行之嫌也。

 C  一貫道非如聖嚴所言自己沒有歷史、教主及教義。於此請參閱《一貫道大綱》即知且一貫道之「磨煉說」教義,其內容之精闢處乃大大超越儒、釋、道、耶、回...等五教萬教之理論架構,為古今中外所有宗教、哲學流派之教義、學說中最殊勝、圓融之正理體系也。佛教之教義本身並不圓通,尚有其「根本無明」之重大盲點存在,有待其修子去刻苦領悟、突破也,其層次當然和我一貫道不同(借用聖嚴語),此點網友不可不知也。(*請參閱本文末所附之本網誌文章〈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或《一貫道大綱》之〈請教佛學修士一個基本問題〉二文)

 

 慧律法師在民國 75年(含)以前於公開演講時曾嚴詞批斥一貫道,而他在和本人深談及看了《一貫道大綱》後,認為余書上所介紹揮鸞降下聖訓之一貫道仙佛是真正的仙佛,往後即不見其公開對一貫道作強力負面之評論。

 E  在民國 76年政府宣告一貫道「解禁」以前,少數教友確有如聖嚴所言,對新進道親於求道前偽稱本教是佛教或道教者,因怕其一聽要皈的是政府因誤會而長期要取締之宗教,恐即走避 或甚且召警察來取締,故有那樣之做法,此亦情有可原,未可深責者,其目的在救人性靈,引人導入無極 上帝之懷抱也。

  (〈日蓮宗與一貫道也是佛教嗎?〉一文載於釋聖嚴著《學佛群疑》一書,民國 77年東初出版社初版)

                                         天然121年(公元2009)仲夏於新竹.藍月齋

 

        *附 : 

 

                       〈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     郭無妄

 

       《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裡記載佛教教主釋迦牟尼對發問的勝鬘夫人言 :...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汙難可了知。有二法難可了知,謂 : 自性清淨心難可了知,彼心為煩惱所染亦難了知。自性清淨心即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等。釋迦牟尼所言之問題亦即「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之佛學根本問題。此一問題自釋迦牟尼在世與逝後已歷2500餘年,釋迦本人及其後緒修士尚未提出合理之解答。 

 

        在此一釋迦牟尼佛難了知、未了知(若其已了知則為何未聞其宣講而載於佛經上?從未宣講則可斷其未了知也。)之根本大問題上,中國大哲學家熊十力(早期北京大學唯識學教授--牟宗三、唐君毅與徐復觀三位名哲學教授的老師)曾答德國李華德君言 :「先生意謂煩惱從何而來,佛家於此問題,從不解答。此中意義深微,難以言顯。煩惱本不實在。(經論說為客塵。無所依據,故名為客。)如何可追問來由?須知追問來由,便已是執著之心,即是煩惱發現也。此意,不知先生能契否?來書謂吾說煩惱由吾人自離失其清淨本然之性,故有。易言之,即由人類之墮落,故有。力前次說過此話否,今亦不能全憶,姑承認如是說,則此說亦無過失,確亦只與煩惱一詞展轉相訓,終未曾說及煩惱來由。蓋所謂離失清淨本然,正是煩惱現行故。仍未曾說煩惱從何處來也。」(據熊著《十力語要》卷一頁63.總頁130.1983年台北市洪氏出版社再版)熊氏之意,即認同煩惱從何而來之問題,佛家從不解答;他本人亦以為煩惱本不實在,不必追問其來由而求取解答也

 

       熊氏之見地,筆者以為不然。凡事之發生,必有其因,煩惱之發生,自無例外也。古今不了真理之佛學修士及熊氏本人因探討不出煩惱產生之根本原因,故假言「於此問題,從不解答。」來搪塞、敷衍也。先聖孟子曰:「遁辭,知其所窮。」(出自《孟子.公孫丑篇》)用搪塞、敷衍等逃避現實的話來回答,吾人即已知其道窮也,不必再問可也!其實,煩惱之發生,自有其根本原因在。當絕待之宇宙本體--真性--在為自我磨煉而行一本散為萬殊,建立三界萬象生死海;為避免本體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所謂物質存在--,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本體即呈現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而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在佛學言,此即「『根本無明』不覺忽然念起」(根本無明即無始無明、元品無明)之一念也--,遂展開本體之一本散萬殊,大化流行運動也;物質宇宙因此而建立,萬物與我人類亦因此運動之一念而自本體分衍而化生矣!在佛學上言,人類在無始劫前(喻最初,極久遠之前)犯上染法之源即闇惑之原始一念--根本無明,依此無明而起種種惑業(稱為枝末無明),所以才有後來漂流於三界生死海中受到的生老病死及其他煩惱。如以上言,人類(或云萬物)之種種煩惱,其根源來自無始劫前之無明一念,而此無明乃由本體(真性)應本身生機之需要為磨煉而設計發生者;如我人在動了「運動」之一念時,便已藏下在運動過程中將受到流汗、疲乏甚至受傷或死亡等痛苦(猶言煩惱)之種子一般也。這些生老病死及其他諸煩惱之產生,乃本體故意發動其運動(大化流行)之一念,而使它們出現,用來折磨其萬殊分靈--即本體自我--,使在適度的磨煉下,增進本體之自我生機也。如吾人為增進健康而到大操場跑三千公尺(運動之一種),以流汗、受苦來自我磨煉一般也。若根本無明之大問題無解決,則一切佛理就只如鏡花水月一般,了無根柢,與真理永遠尚隔一層也!而此一「本體為要自我磨煉,由一本散為萬殊;又畏磨煉過久,本體將漸趨死絕而再行萬殊歸為一本之生態。如此,一散萬(),萬歸一(),一再散萬()之一來一往,一往一來,來往之間無盡期之運轉、化進,以求得絕待宇宙--真性--之晶瑩炳靈,永續生存、化進。」大意之學說稱為『磨煉說』,乃由筆者在求得一貫真道,歷經  上帝安排之嚴重人事考驗、磨難之後,於24(1984年秋)時徹悟大道所開創建立,而於1985年在新竹市郭正忠所出版之拙著《一貫道大綱》一書裡首先發表者。

 

       又,誰云煩惱本不實在?難道受傷、生病、破財、輟學、失戀和失去親人等痛苦所帶來的煩惱是不痛不癢的嗎?(此依俗諦言;若依真諦,煩惱之生,在為自我磨煉,可云不實在也。然若不解析清楚,則於理有未徹也。)熊氏何以一生中苦於患漏髓症呢?經論言煩惱本為客塵,無所依據;此為其對煩惱之發生不了知真義而作失當之解也。若云追問煩惱之來由,便已是執著之心,即是煩惱發現;則吾人對天下之事,即不必探討其原因、理路,以避免其替我人帶來煩惱耶?此係熊氏對真理不了知所下之遁辭也。

       有佛學修士謂余言 :「於自性清淨心如何為煩惱所染?此為佛學上所云『第一因』之問題,第一因之問題,在古今佛學上並無明確之解答。」是也,筆者創立之『磨煉說』竟解開彼釋迦牟尼佛學一派修士2500餘年來未解之最根本問題答案,是亦奇也。

*再附本網誌之另一文章:

 

                  慧律法師看《一貫道大綱》與《一貫道佳音》         郭無妄 

    

     1985.5.1.與同年8.1.余年25歲,拙著《一貫道大綱》和《一貫道佳音》分別出版,此2書除介紹一貫道之仙佛名稱、歷代祖師之傳承、道中之禮節.儀規與本教傳統教義及約20篇之破邪顯正文章等之外,最重要的是不揣譾陋地將1984子年秋余所開創超越五教萬教教理精華之「磨煉說」神.哲學真理體系編入一貫道之新教義中。

 1986.6.14.21:20依某因緣,佛教名僧慧律法師(當時34歲)自高雄致電新竹於余,暢談佛教與一貫道之教理等,共花了90分鐘之久。最後他說 :「我對你講的一切,由衷的讚嘆,你所講的無一點偏見,可說和佛經講的完全一樣,都是正知見,這是一次我相當幸運和愉快的談話。我今天才知道一貫道有這麼高深的高手在,我相當的訝異!」他告知余他在高雄修文街之地址,要余寄贈其拙著《一貫道大綱》與《一貫道佳音》各一部。

 

       同年7.12.10:30慧律法師再致電於余言 :「我看了你的《一貫道大綱》和《一貫道佳音》之後,由衷的讚嘆,你的學問之大真是驚人!我和我的同修一看,都認為你是一代高人,又年紀那麼輕--50年次,真真令人不可思議」其言:「你這邊的一貫道仙佛才是真正的仙佛,我在外面遇到的一貫道都是假的!你的『磨煉說』非常高深,有一套,我的學問未到家,不敢批評…」最後其再請余寄贈《大綱》與《佳音》各二册,其要交予其同修看。

 

   總結 附本網誌之最新文章:(2009.9.28.發表)

 

          〈今天聖嚴法師終於來托夢求渡〉     郭無妄

         2009.9.28上午10時許,台中佛教友人佳楡(筆名)小姐在電話中告知余上月底西藏北岩傳多傑札法主第8世丘商轉世仁波切在其師之神岡妙乘法苑圓寂事。電話講完後,余心思丘商『若要余加持.渡化,那麼就來入我夢吧!』即上床補眠。11時8分筆者於熟睡中突夢身處一房間,見法鼓山『聖嚴法師』在床上『睡醒』起身,他看了看我;余夢即醒。

 

  余覺此夢有些奇特,靜心測之,知有一神靈托夢,經溝通,原來真是『聖嚴法師』靈光來訪。其言其所著《學佛群疑》書中之〈日蓮宗與一貫道也是佛教嗎?〉一文原稿並非其所寫,而是其弟子所寫,但以其名出版發表,其即須負責。因當年起此文稿時一貫道尚在政府取締中,故於此氛圍下其弟子即容易寫出對一貫道做負面批論之文稿,其亦只過眼一閱,未予詳查而率爾發表,至今想來其內容頗多不實者,心中甚為後悔並表示歉意。其贊同余所創之「磨煉說」學理,並認為此說之磨煉精義確已合理解答釋迦本師在佛學無始無明問題與煩惱產生之問題上的困惑。余詢其 :『您來托夢主要是否要余加持.渡化?』其言 :『是』;又答余之詢言其於逝後已證大乘中級菩薩果位。余感其真誠,遂請  明明上帝嘉能授之,使其登無極理園深造。

       結果,丘商沒來入夢,反而是聖嚴來了,套一句慧律法師對我講過的話 :「真真令人不可思議 !」在近4年半余之道法大突破、得以請到理天能量以渡鬼神以來,許多神、仙、佛、菩薩、高靈...等如中台禪寺、佛光山寺所有神佛和釋虛雲、太虛、慈航、斌宗、廣欽與福慧等法師與台北保安宮、行天宮之保生大帝、關聖帝君及聖母瑪麗亞本尊、英國西敏寺聖彼得神皆主動來托夢找余求渡,或應余之請(召)而來受渡,因聖嚴曾發表有妄評一貫道嫌疑之上述〈...一貫道也是佛教嗎?〉一文,故余不擬主動召請超渡;今其主動來藍月齋托夢求渡,余甚感驚訝,故言今天聖嚴法師終於『醒悟』而來托夢求渡也!

       *加附 本網誌文章:

       〈不發誑語 如實記載〉        郭無妄

   若人家問我 :「您是不是新竹中學畢業的?」我會回答 :「我在竹中唸2年,並沒有畢業。」若再問我 :「您在校的學科成績如何?」我將答 :「民國65年我(郭正忠)畢業於竹市光華國中,校內升高中模擬考我考全年級第3名,第1名是彭伊中,第 2名是孟文玲,而彭、孟二人係該屆竹苗區聯考的竹中、竹女榜首。聯考時我英文考98分,彭考99分。」在竹中,我在班上月考全科名次拿過第4名,國文第 1,英文第 2(第 1名是最近榮升國立台南大學英語系主任的許綬南),但數學從沒及格過。(高一班導師 : 呂錦玲小姐,高二 : 陳文全先生)

       以上所敘,皆係事實,內容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我相信一句話 :「凡有走過,必留下痕跡!」一切都不須捏造、說假話;凡所有事,「天知、地知、鬼神知」,想長久隱瞞、造假而不為人知,亦是不可能的。我在本網誌發表的所有文章,除其中部分人物、場所因尊重當事者隱私權,未以其真名發表外,一切內容都是不發誑語,如實記載的。我不懂得謙虛,也不識藏拙,只知道「直心即道場」,修道32年以來,這是我的一貫素懷。

        我曾經寫過5部書 ( 筆名:郭無妄 )--

25 :《一貫道大綱》、《一貫道佳音》1985年,新竹市郭正忠出版

25 :《八字千秋》1985年,台北市武陵出版社印行

46 :《曠世鉅藏》2006年,台北市三藝文化公司出版

48 :《曠世鉅藏II2008年,三藝出版

 

 --2者係一貫道教義之弘法書,中者是以子平命理分析2500多年來中外320餘位名人、偉人之八字命盤、重要流年吉凶之專書;後 2者則係本人主持之一貫道博物館所收藏中華歷代陶瓷、玉器與青銅.雜項等文物之精品合計約 700件(組)之彩照、簡要說明發表專集。其中,《一貫道大綱》出版時曾蒙美國國會圖書館、耶魯大學與康奈爾大學兩常春藤名校之圖書館函請典藏。                                            

img128.jpg 

聖嚴法師 (此相片摘錄自www.ddm.orq.tw/ddm/master/main.aspx?cateid=227&contentid=653網頁) 

 

img011.jpg 

郭無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5668 的頭像
h5668

一貫道佳音中心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