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了凡四訓》自明代後期流傳至今,已歷約三、四百年,其對世道人心產生正面之影響,是一本勸善止惡之好書。但對於有關此書者,身為命理師之本人有幾點要說 :

A   袁了凡之書中並無公開其出生之年、月、日、時,如此缺乏論命題目之闡述、析論『立命、改命』之文章要如何讓中外之命理學家信服?因有意推研其命者根本無從下手也!一個人真能自己立命、改命嗎??我很懷疑!

B   宗教界諸公每對人言修道能跳出五行外,不受命運控制,佛教如此,耶教(天主、基督教)亦然,我一貫道中仍不乏此說也。筆者獨認為不然觀拙著《八字千秋(1985年台北市武陵出版社印行)中所介紹之古今中外上述各宗教之大師如宗喀巴、太虛、慈航、廣欽、貞德、馬丁路德、張天然、吳信學...等之命盤與其一生之重點吉凶流年分析,即知修道人之如此班大賢者命運大抵亦已注定而難改,其與凡夫並無兩樣也。因八字(出生之年、月、日、時四組天干、地支共八個字合稱八字)乃來自一個人出生時地球循軌跡公轉與自轉之進度定點而產生者,出生後到長大之一生中祇要太陽及地球間之繞行系統沒改變的話,其色身所承受之命運是不會更動的。命理界沒有改不改命的問題,而卻存有一個嚴肅之大問題,那就是命學高深,易學難精、難徹。孔老算準袁氏前段人生之命運,而未必即定可算準其後段人生之命運也。以子平八字命學言,出生年、月、日、時之10天干、12地支之排列組合,竟可產生561600種(一天分成13時辰,子時自分2種)在命理上深淺不一、常見少見之不同命盤來,其深奧難徹知之程度實令人咋舌也!

C   在命理上凡行壞運、壞流年之人,易自我失控,流失其原有之清明思維,內心於立意行善與推行自己之理想之定力和貫徹力明顯不夠,故甚難將其執行到底。能在壞運、壞流年裡突破雜事、雜念、諸橫逆干擾、阻礙,日日繼續行善與推行自己理想且真正有紮實成果之人,幾稀(或根本是沒有)!袁氏若真能長年日日行善,晉任比孔老之前所預斷者更高之官職,且享更長之壽齡,原因無他,實乃其本命本擁有該得之上述更高更長之祿壽佳命、佳運也。

  淨空法師菩薩、大聖有能力能洞悉人們前後多世之命運,小聖這個能力就有限,而經上講,阿羅漢能知道一個人過去五百世,及未來五百世(據1999.5.17.起5日淨空在澳洲淨宗學會所講〈《了凡四訓》大意〉內容載,見http://tw.myblog.yahoo.com/huchingju/article?mid=8276網頁)郭無妄對此說深感懷疑余認為前世及前數世,乃至數百世,為已發生者,本事高之通靈人自可依該人之腦細胞或腦波追蹤得知一二或三四...,而未來數世、數十世乃至數百世,其人尚未種因,又要如何得知其果?阿羅漢將如何測得?且佛教歷史上亦無此種預知一個人之後五百世中每一世詳細人生經歷而列個案追蹤驗證之實例也!友人曾任國立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研究所所長之陳茂生教授對余言,對於古印度佛經所載之(得道者如佛、菩薩與阿羅漢所顯之)不可思議神通者實不可盡信,以其民族性之易誇大其詞也!茲舉如下一例,即足資吾人深疑其經上所載之上述能預知未來五百世之謬言也──

E   各佛經上載佛陀(或佛教諸大賢)預言釋迦牟尼佛逝後佛教在教化上將歷經有教、有行、有得果證之正法期和有教、有行而無果證之像法期與有教而無行、無果證之末法期三時--三時之依序年數有云1000、1000、10000(《大悲經》載 ),有云正、像各500 年者(《大乘三聚懺悔經》載 ),有云正、像依序各1000、500年者(《悲華經》載 ),亦有云正、像依序各500、1000年者(《大集月藏經》、《賢劫經》、《摩耶經》)--其(或其等)替佛教之前途預言,而預言出之年答案竟有四種如上不同之結果。那麼,讀者您還能一味地盡信佛經所說嗎?前人所言「盡信書不如無書」,其斯之謂也。又,大部分無知之佛教、耶教徒向來排斥預言未來之算命之說,那麼請問預言上述正、像、末法三期之說該不該排斥?再請教《新約全書》中預言未來百、千或萬年事之〈啟示錄〉又該不該排斥?

                                                              郭無妄   寫於藍月齋

全站熱搜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