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教李X忠道長夫妻於本年(2010)元旦出版《長弓金輪初轉》新書,其中在第162、163頁針對本人(郭無妄.正忠)有不實之負面指述,今本人在此稍作澄清,並予簡要之反駁 :

A 李道長言本人在其辦完《天然雜誌》後曾臭罵他功成身不退,此為子虛烏有之事。

 B 李指稱民國73年於天歸總壇新年慶典揮鸞時,南海古佛對本人嚴厲批訓曰 : 「轉機佛喚正忠賢,道不離人唯自離,曲解聖意敗其德,天理昭彰無私曲,自作孽矣不可活!」說我看了此一訓文後臉色蒼白,渾身發抖,無言以對,又言在慶典之後本人馬上逃離道場,從此不敢踏入天歸總壇!事實上南海古佛對我所批之訓並非針對我,而是在指桑罵槐,看彼真正犯有曲解聖意的人會不會見無辜的人代他受罵而感到不好意思且懺悔改過?此為仙佛所用之高招。因在道場上我並非講師,從來不曾對諸道親講解聖訓,反倒是有一位與我同姓之資深講師經常在總壇及各分壇對諸點傳師、壇主、三才及道親們講解仙佛聖訓;南海古佛是否在訓責他,那就不得而知了。我祇知這段訓文批完至今已歷26年,本人還健在人間;倒是該位長年寄居總壇之郭講師後來在病(中風)中因故與其死黨(喻過從親密、沆瀣一氣之好友)李學忠君反目,被驅離聖道宮,在道門外流離病苦而亡!是否其在道中犯有『曲解聖意之大罪而遭天譴以至獲致不可活之結果,此亦不得而知也!俗語言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祇是時間未到。又,當時我看完古佛之訓語,亦無李某所妄言之臉色蒼白、渾身發抖也!倒是有一個李姓被告,因以『誣告』之惡行加害於我,於民國80年入新竹監獄關了兩個月出來後,在接到我的電話時,答話聲音明顯地在顫抖,似歷劫歸來又無預警地再度遇到昔日打倒他的強敵一般之驚愕無力也!其言我在該慶典後馬上逃離現場,其實是總壇所有道親在此之前早被李某夫妻洗腦,在71年我被李夫妻逐出聖道宮後全部與我斷絕往來,故彼時我在慶典一完即從容離開聖道宮,因留在那裏也不會有人和我講話也!(此與『逃離』不同)又,李言在該慶典之後我從此不敢踏入天歸總壇,此亦係其胡說也。事實之(1) 本人後於73年陰曆6月15日夏季大典之早晨,帶家母、竹中同學彭國財一起登入天歸總壇中助道、聆訓,替   上帝祝壽,此有家母與彭兄可為證明 。(2)民國78年間,李姓道長因毀謗我除台灣高等法院判決其刑事有罪定讞外,另附帶被高院民事庭法官判決賠償本人10萬元,李某遲不繳付,我申請強制執行,與書記官一起進聖道宮(天歸)總壇向李表明要這筆賠款(李夫妻長期寄居該宮中),李馬上奉上這10萬元,因若其再不賠錢,書記官就要查封他的轎車了,到時他會很難看。

       另外,李X忠道長在該新書中以大篇幅行文指述其父李璧圭道長,謂其父犯有在其辦完《天然雜誌》後阻止其在道中繼續行道...等之敗德惡行,其父對余言,此些皆李學忠之瞎扯也!李X忠君以懷疑其父將在其返家為其母奔喪時乘機殺害他為理由,拒絕回家奔喪,且終無出席其慈母之告別式會場。(見該書180~182頁載)天啊!李父無前科,李子有兩項刑事前科,又坐過牢,不知誰才較有無理動粗或伺機殺人之可能啊?李某以古語『小杖則受,大杖則走』一句為其母喪不歸之行為辯白,余以為其夫妻倆應先回家奔喪,待其父或真要拿刀或大杖宰他們時再走避還來得及也!如此方合該古語所言。否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謂其父將在其返家時殺他,祇恐是自己一番拙劣之諉過之詞也,孰將信之?母喪不歸,其為人子?其為人媳?身為道長與天才之培訓師,是如此的示範給眾道親看的嗎?又,李X忠君育有三男二女,當時亦皆無為其祖母奔喪,此點亦難杜悠悠之眾口也!

       寫書弘法本是具文采之道親行道助道之最佳途徑,但若其運用道中公款編印書刊,又伺機捏造事實在打擊他人、有損別人名譽,且其嚴詞誣指之對象又是直系血親.身任道長之八旬老父時,那麼,仙佛會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放過他呢?我們就看  上帝與神佛今後將怎麼做了?(其實,自從民國71年我無端被逐出總壇後至今,就已觀察了仙佛28年,看仙佛在大考驗後是怎樣對待我,又怎樣修理那些使壞的道親?因為我不想白白浪費我寶貴的青春在替一支無果報之宗教長期作全力之奉獻啊!)

img468.jpg 

img471.jpg 

img472.jpg 

img469.jpg 

                                郭無妄  寫於藍月齋

 

 

 

 

全站熱搜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