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大災難 〉

 

      這件事,這幾天我一直思考要不要講出來,與父親商量後,父親鼓勵我把我所感應到的全部真相都說出來,所以如果有洩露天機的部份,我願意一人承受:

  日本在2011311發生有史以來最慘烈災難的當天凌晨一點半左右,我正在清靜的夜氛裡書寫《天然心法》,妻在我書桌旁看聖訓,父親坐在沙發看電視,突然之間我耳間響起排天倒海的呼嘯聲,隨伴著是呼天搶地的哀號聲,那是說不出悽厲的慘嚎,一波一波不絕,而且都是以日本話在呼喊,我當時轉頭向父親與妻說道 :「糟糕!日本有大災難,可能是海嘯,哀號聲慘烈不絕。」

 

  妻知道我感應力很奇特,問我:「你怎麼知道?」我說我都聽到了,我聽到日本人在呼喊。父親滿臉疑惑看著我說道:「會嗎?」我說不知道,只是耳朵清清楚楚聽到,連現在都還聽得到排山倒海的呼嘯聲並夾雜著人們的哭喊聲。父親知道我有感應力,問我:「那怎麼辦?」我說:「天意如此,就算我說了,也沒人會相信!」

 

  整個清晨我輾轉難眠,耳際都是人們的慘叫聲。我近數年來一直與父親同眠,因父親有輕微中風,連起床如廁都不方便,需要照料,年前又因心臟病住院兩個禮拜。父親也睡不著,在床上問我:「你認為會有多嚴重?」我說:「慘不忍睹,但多嚴重,我不知道。」

 

  就在當天下午,妻從公司打電話給我:「老公,日本大地震了,還有海嘯,好像很嚴重,你趕快看電視報導,我想起你今晨說的恐怖景象,我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災難之日當晚與妻和父親一同看災情轉播,妻一直在流淚拭淚,父親則不斷地搖頭嘆息,我則點起一把香(平時都是三柱香,這次拿一把,最少五十柱香),先向災民作迴向,再祈求 上天慈悲憐憫,能讓災難降低。

 

  當晚開始直至昨日為止,約十三天左右,我都在重覆做同一個夢──

 

夢中景象如同電影記錄片一般,都是在上演日軍在中國殘暴殺戮的畫面,一幕幕綿延不絕,姦淫擄掠,殺頭砍頭,挖心剁腸,一個場面完了又接著另一個場景上演,都是殺戮畫面;然後再看到陰間的轉輪投胎簿,記載著這些日本軍人死後都被判決投胎日本。

 

  在每天都做同一個夢之後,我恍然大悟,戰後都經過六十五年了,原來是天譴與報應啊!這些死亡之人,大都是當時在中國殘虐人民、屠殺百姓之後而轉世在一起的,日本人民與政府都要一起承擔這共業的業報。而且不是這一世而已,還有好幾世都要受此災難,我在轉輪投胎簿上甚至還看到,有些人要承受類似這種災難百世才足以消業,有些三世,有些十世,令人毛骨悚然。釋迦佛說縱經千百劫,所作業不亡。因果報應,誠不虛言矣!

 

  寫到這裡,人道主義者想必撻伐聲會綿延不絕而來,筆者一一接受辱罵與責備,不會反駁一言片語;說是事後諸葛,或危言聳聽,或裝神弄鬼,筆者也不會有一言一字回駁,不管您罵與不罵,筆者希望您與筆者共同為存活下來的人祈求日後一切平安吉祥。

 

*以上文章轉載自【一貫道盤萬八年】http://tw.myblog.yahoo.com/ray_matt3355/articlemid=1411&prev=978&next=1378&l=f&fid=11網頁 (分類:昊子《禪心窺天》之隨筆 2011.03.26)

    全站熱搜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