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104.09.05.筆者應台商陳君之邀至大陸上海市其經營之美語教

構勘察地理,次日下午抽暇至上海博物館參觀,首先到該館圖書供應

部門購買了一册民103年4月由上海書畫出版社印行之傅芸子著正倉院

考古記》,後遊歷了書畫、陶瓷、玉器、青銅...等各色文物之展示空間

,看到琳瑯滿目的精彩館藏,相當過癮。但在瓷器中有一件高約40公分

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卻讓我覺得好像是較後期山寨版的仿永樂器

而非代之真傢伙,該器之圖片及質疑理由如下 : 

 

筆者在大陸上海博物館門口留影

DSC02412  

該上海博物館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之標示卡

DSC02421

圖一 : 該上海博物館永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之正面照

DSC02415

圖二 : 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之永樂窯青花四季花卉紋扁壺

照片(摘錄自台北市藝術家出版社印行之《明代陶瓷大全

》第85頁-1991.6.第五版)

img468

圖三 : 該上海博物館永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之側照

DSC02422

圖四 :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永樂青花四季花卉紋扁壺之側身局部照

img468  

圖五 : 右邊上海博物館藏永樂扁壺花朵

留白線條角星形之線畫圖,左邊是台

北故宮博物院藏永樂扁壺之花朵紋留白

五角星形之線畫圖

 img469

圖六 :上海博物館藏永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局部照片

DSC02423

圖七 :上海博物館藏永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底足之照片甲

DSC02417

圖八 :上海博物館藏永樂青花纏枝花卉紋扁壺底足之照片乙

DSC02419    

 

讓我懷疑的地方 : 1 一般永樂窯青花如台北故宮收藏之同式扁壺(圖二)

呈色較濃翠,與上海博物館該扁壺(圖一)青花發色明顯較灰淡者不同。

然後者感覺亦有似前者一般帶蘇麻離青之黑疵斑點特色,但須知蘇麻離

青一直到成化朝前期都還有材料可供使用。2 上海博物館該器之釉層亦未

如常見的永樂青花器之帶透明感之清瑩肥厚,而卻呈帶粉白感且厚度一般

之釉層,二者顯然不同。3   上海博物館該器足底(圖七、八)胎皮呈粉白帶

黑褐色黏砂之樣貌為空白期--明代正統、景泰、天順三朝--瓷器較常見,

而在永樂瓷器之足底為較少見者。4  上海博物館該扁壺之主要花紋整體與

台北故宮所藏該同式扁壺之主要花紋位置有明顯差異--例如前者之兩朵輪

形花位於離側邊較近一些之壺身正面左下方,後者之兩朵輪形花卻位於

離側邊較遠一些之壺身正面左下方,二者不同5   上海博物館該器之頸部

花紋呈四層螺旋之捲草紋,而台北故宮之同式器同位置枝花紋呈三層螺旋

之捲草紋,二者不同。6  上海博物館該壺位於壺身側邊之花朵留白線

角星形與台北故宮同式壺同位置之花朵紋留白角星形亦不

同(見圖三、四及圖五之兩種線畫圖所示)。7上海博物館該壺壺身左下方

之右邊輪形花帶十個花瓣,花心由單圈圓形畫成(圖六),而台北故宮同式

壺同位置之右邊輪形花卻帶十三個花瓣,且花心由複線雙圈畫成(圖二),

二者不同。8  上海博物館該壺壺身左下方之左邊輪形花帶約二十八個瓣尖

(圖六),而北故宮同式壺同位置之左輪形花卻只帶約七個瓣尖(圖二

),二者不同

               綜上所述之八個疑點,我認為上海博物館所展示的該永樂青花纏枝

花卉紋扁壺在青花之發色、釉質之呈現、足底胎皮之外貌與各部花紋之

描繪皆異於永樂窯同形同式器所顯示者,故推測其為較後期的正統至天

順年間所生產之仿永樂器,而非到代之永樂窯青花扁壺。

 

                                                     一貫道博物館      郭無妄      寫於台灣

 

筆者其他陶瓷評論文章,有興趣者請連結參閱

我不認同馮先銘與馮小琦將首都博物館之「元代青白釉磨」判為民國所仿...一貫道博物館

 

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4317739

我對大陸學者耿寶昌所言明代成化一朝瓷杯「均為滾圓圈足

」之質疑...一貫道博物館

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0310664

〈我不認為台師大教授曾肅良所講『明代不可能有小杯』是正確的...一貫道博物館〉

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587076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5668 的頭像
h5668

一貫道佳音中心

h56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